温柔的雨季

北下雨了

空氣好溫柔

打開書房前陽臺的落地窗

才發現好久沒有在書房裏讀書寫字了

這幾個月大部分的閱讀和寫作

都是在旅途中完成的


 

荒廢了太久的露臺

在陽光、雨露的交錯下

自顧自的長出了雜草

雖然很亂還帶著乾枯

但是看到生命這樣欣欣然的長在露臺上時

還是很有滿山遍野的歡喜


 

灰灰的天並不讓人難受

甚至有一種無邊際的溫柔在漫溢

內心滿滿卻又空空

不能再承載了卻又像是可以隨時愛個滿缽

牆上每個時期自己的模樣

被紀錄著

那個臉孔

都寫滿著想要被愛的渴望

忽然很感謝

被記錄下來的模樣

我真的

好幸福

在這個幸福被濫用的年代

我也反覆的絮語著幸福

但我知道對我來說

幸福不用很大、很多、很豐富或很多人知道

我的幸福只要是心安穩的時候

就能感受

而此刻臺北的雨細細糜糜

溫柔的讓人想哭、想笑、想歡喜、想思念也想被惦記

該是回到書房靜下心來書寫的時刻了

而雜草就讓它長吧

畢竟那也是在提醒我

生命真的可以很強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