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美麗教主伊能靜

强大

 感謝蔣勳老師寫了那麼好的書『孤獨六講』

昨日讀一夜

心漸安然

律師信函已寄出 也準備申告

謝謝你們給我的鼓勵

曾經有一次

我在北京開電影記者會

新聞只有部分北京的媒體出現

記者卻在第二天要求宣傳問我:說台灣的網友在罵我在記者會上的內容。

特別的是新聞台灣根本沒登也沒有台灣網站刊登  怎麼會有台灣網友知道

 

關於我的文章寫法如何

這世上寫的好寫不好卻都在寫的人許許多多

身為一個成年的獨立女性 我有書寫的自由 也有喜歡寫字的自由 更有以我的觀點思考社會世界的自由

任何人都不可剝奪 

事實上在這個自由民主的島嶼上

每一個人都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免於承受任何語言暴力的自由

你可以不喜歡 但是不能辱罵

這就是法律

就如你們從未見我惡言

法律

不是保護多數人 不是保護權力強大的人 法律 是保護每一個在此生活的人

法律

保護的是每一個人的生命的權益

一直微笑一直想體諒一直因為自己的自責與自省

所以

不斷善待記者每一次的發問

不論那樣的發問多傷人

整整兩年

我都有努力接受

接受的原因並不是想獲得甚麼利益或好感

而是我的自省告訴我要低頭謙卑

但是 我卻要因為不被喜歡就被詆毀踩踏 很抱歉 我不接受

我不要求被喜歡 但是我相信還是有人深愛我 未來 我也依然要為了愛我的人 寫、生活、堅持和幸福 

感謝留下鼓勵的語言的人們很多都用了非匿名

你們比我更勇敢

而我早該學會保護自己了

也許靈魂的自由裡也保含了捍衛自己的自由

我會活的很好 這是我給自己的承諾

 

真相

感謝你的發現

真相難以言喻

交給法律吧

 

#20 柯南 於 2010/08/11 17:48 回覆 218.161.48.132

真相追追追

其實只要用心點,你會發現多篇對伊能靜不利的報導,幾乎都是來自同一幫記者:

1.伊能靜被笑草包 曼陀羅當陀螺(中時)
2010-06-15 [b]宋志民[/b]、張士達/綜合報導

大意是以ptt網友的說詞,說伊能靜「國文造詣這麼差,還裝才女」、 「她的文字總會給人一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滿滿的草包感」

[url=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10511+112010061500016,00.html]連結[/url]

2.伊能靜新書露骨寫複雜感情(中時)
2010-06-11 [b]宋志民[/b]/台北報導

伊能靜新書《靈魂的自由》中,不提前夫庾澄慶與牽手的黃維德名字,但〈愛的利齒〉篇中露骨的以觸摸、溫柔與暴虐存在肌膚,形容與愛人關係。

這篇比較沒有爆點,但仍然用「複雜感情」、「露骨」等形容詞暗示伊能靜是個感情複雜的人
[url=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10511+112010061100008,00.html]連結[/url]

3.伊能靜被爆在大陸更幼齒
中國時報【[b]賴怡鈴[/b]/台北報導:2009/03/24 03:22】
這篇懷疑伊能靜隱瞞年齡,並說:伊能靜在台灣怎麼算都破40歲,在大陸卻僅有38歲,真的是愈活愈回去了!

[url=http://www.wenlin.idv.tw/index.php?load=read&id=1006]連結[/url]

4.http://video.chinatimes.com/video-cate-cnt.aspx?cid=5&nid=32982這篇是說他稱兒子是世尊,消息來源說從時報周刊而來,時報週刊當然是中時集團的一員

5.伊能靜靈修語 實問虛答鬼打牆(中時)
2010-06-19 朱梅芳、[b]黃識軒[/b]/綜合報導

一開頭就說: 伊能靜18日上中天《沈春華Life Show》,[u]她說話像「鬼打牆」,不停說「靈修語言」[/u],又不針對問題回答,沈春華擔心觀眾聽不懂,不斷幫她聚焦,她又說不對,又要重講一次。沈春華最後說她防衛心過重、言詞矛盾,她才承認自我矛盾。

這篇以主觀性的用語、批判及暗示性的字眼,似乎在說明伊能靜是精神狀態出現問題

[url=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10511+112010061900004,00.html]連結[/url]

6.伊能靜傳發簡訊 求哈林復合
2010-03-10 [b]宋志民[/b]、林淑娟、[b]黃識軒[/b]/綜合報導

這篇指稱:伊能靜離婚後,仍與庾澄慶(哈林)聯絡,[b]外傳[/b]近來她傳簡訊要求哈林原諒她,企求復合,她明白向他表示自己已無夜生活,旅行都是和女性朋友,完全沒男性朋友,甚至說自己錯過那麼愛她的人,希望哈林原諒她。

7.伊能靜怨在台受罪 網友轟:快滾
更新日期:2010/08/11

中國時報【[b]宋志民[/b]/台北報導】

這篇說伊能靜「控訴」控訴台灣市場不接受她,此舉激怒[b]台灣網友[/b],回轟她「快滾」、「哈林沒有潑妳一臉硫酸就已經很客氣了」、「從頭到尾都是別人對不起她,真的很可笑」、「比吸毒的還失敗」

看到這裡,只覺得中時真的很關心伊能靜,3月、6月、8月,每隔不到幾個月一定要密集幫伊能靜弄篇負面報導,我嚴重合理懷疑是有私人恩怨,不然就是想討好「什麼人」,
所謂網友、外傳,到底是哪些網友?
伊能靜最近除了一本書和沒什麼宣傳的專輯外,沒有其他作品,娛樂記者有太多可以報導的藝人,卻這樣念茲在茲報導,動機倒底是什麼呢?

我並不是伊能靜的fans,只是覺得中時身為大媒,這樣不斷用公器追殺一個女人,實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聲  明

 

有關2010年8月11日中國時報記者宋志民先生,逕自以標題「伊能靜怨在台受罪  網友轟:快滾」等文字,並不當援引所謂「台灣網友」之攻擊性言論等片斷取材、煽情、誇大等失衡報導之行為,明顯已對本人之名譽權造成嚴重之侵害。對此,本人已委請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就宋志民先生之上開行為發函告知,並將循法律程序,藉以回復名譽。

 

本人再次聲明,懇請各界包含報章雜誌、網路等傳媒及個人言論、電視新聞娛樂媒體,切莫再隨風起舞,不當報導或轉載上開片斷取材、煽情、誇大等渲染性文章及言論,並請尊重本人之「名譽權」;否則,本人迫不得已將保留對惡意攻擊之新聞報導者進行法律責任之追究。

 

 

聲明人:伊能靜

虹之美夢成真藝人經紀股份有限公司

(02) 2705-9975

 

 

 

 

中華民國99年8月11日

曲解

 

                                          聲  明

 

有關2010811日 中國時報記者 宋志民 先生,逕自以標題「伊能靜怨在台受罪  網友轟:快滾」等文字,並不當援引所謂「台灣網友」之攻擊性言論等片斷取材、煽情、誇大等失衡報導之行為,明顯已對本人之名譽權造成嚴重之侵害。對此,本人已委請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就 宋志民 先生之上開行為發函告知,並將循法律程序,藉以回復名譽。

 

本人再次聲明,懇請各界包含報章雜誌、網路等傳媒及個人言論、電視新聞娛樂媒體,切莫再隨風起舞,不當報導或轉載上開片斷取材、煽情、誇大等渲染性文章及言論,並請尊重本人之「名譽權」;否則,本人迫不得已將保留對惡意攻擊之新聞報導者進行法律責任之追究。

 

 

聲明人:伊能靜

虹之美夢成真藝人經紀股份有限公司

(02) 2705-9975

 

 

 

 

中華民國99811

關於今天中國時報的文章

我及經紀公司已經聘請律師

也許你們會發現 只要我在這裡寫字

中國時報一定曲解攻擊

即使文章內容是生活的小點滴

中國時報也會以找錯字的方式誇大報導

但事實上當我們指證出報社報導有誤時

中國時報有更正過錯誤嗎

我從未提到台灣市場不接受我

我指的曲解就是中國時報

無論我在何地何處他們不停盯著我的每一句話

然後以網友的名義誇大

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透過我的文章

看到我對台灣的深愛 我在北京、上海任何城市工作 我總是以台灣為榮

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 我在這裡第一次擁抱夢

中國時報的斷章取義 就是我最恐懼的

我整篇文章沒寫到一句台灣市場不接受我

我寫的

是被媒體以文字撻伐驅趕的恐懼

事實上我依然在這裡出書、工作 我很感謝廠商、出版社、還有你們依然鼓勵我

文章清楚的是寫台灣媒體

台灣媒體並不代表台灣市場

為甚麼同一篇文章出來

聯合報、蘋果日報、自由時報都可以平衡並傾向於更真實的內容

而中國時報就會脫離原文字的意義

有網友罵也有很多網友在加油

為甚麼只寫那些攻擊卻永遠不提在給人們鼓勵的文字

這樣只取罵聲不取鼓勵的文字本身就不是平衡報導

在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人 都可以有對他的故鄉的深愛與渴求 也可以有失望與期待

因為我們在這裡長大 我們才會有期盼

而我的無數文章都提到台灣的好

今天我將請律師發出聲名

請不要再斷章取義我的文字或任意改變我文字的內容

如果引用網友的語言

請具體指出你的引用

最後

我依然要說

台灣是我成長的地更多的人和善而親切

我愛這裡 誰也不能否定 而無論我到那個城市工作 我依然會大聲說我是台灣人 我愛台灣 

 

愛上天的雙眼

CIMG6037.jpg 

 休假的城市裏

醒來、睡前總是會靜靜的凝望天空

天空

幾乎已經成了我的相機鏡頭下

最珍愛的影像

CIMG5871.jpg

有人說

愛看天空的人內心渴望自由

前世也許是精靈或會飛的天使一族

所以靈魂投入這一世的肉身後

還會本能的仰望天空

莫名的記憶著曾經的居所

SA.jpg

但我看天空既不是為了前世

也不是因為自由

我只是常常覺得自己渺小

在天之下

努力信仰

我只是希望在抬頭望見天空變換時

知道人世無常變化滄桑

所以

更希望自己單純純粹

用最低的渴求存活

 無愛、無族人、無家屬、無我、無物

H.jpg 

也許

當我記下天空的每一筆魔幻時刻

天空

也正俯瞰人間

忙忙碌碌、千瘡百孔、前路漫漫

此生無論擁有幸與不幸終於還是要一人上路

而祂必定不解

為何人還要執著那帶不走的一切

 CIMG6089.jpg

但那難道不是存在的理由

擁有、失去、失去、擁有、擁有、失去、失去、擁有

然後終於懂得

即使甚麽也留不住

但卻依然努力要追求幸福的癡憨與勇敢

CIMG6274.jpg 

每一天 我看天 每一天 天看我

我們都在記憶

當有一天這世界只剩下我們自己時

至少閉上眼

我會記得曾經刻印在自己心裏

 那變化莫測的天空與曾經愛與被愛的臉

CIMG5987.jpg 

與內心的孩子共舞

CIMG5875.jpg 

京的天好藍,牽著小王子的手,兩個人曬著太陽慢慢走,感覺他又長大了。

開始會談對人的感受,開始分辨人的善惡對錯,開始渴望真理。

看著他的生命在往上拔,比我們更澄澈更自由更有強度,我知道下一個時代的孩子們都會更強大。

那天我在北京工作,疼愛他的Anita和欣頻在西藏,常帶他的女友在台北,每個人都說好想他。我在電話裡要他留句話給大家,他說:

你的心是無所不在的,所以你能到任何地方。

現在在東京這麼安靜的夜晚,我反覆想著這句美好的話語。

如果你們一直在持續看我寫字,也許你們依稀會記得,前幾次來東京,我還依然在流淚。

但是;這一次來,心裡清楚的察覺那一份安靜是帶著微笑的。

我知道我又跨進了一步。不再被外在困擾,我和自己在一起。

只要感覺自己的心在,那一份力量便可以無所不在。於是我們能帶著自己去任何地方,不再是走到哪裡都被傷痛的回憶、不可期的未來、和曲解綑綁。

當心不自由時,離開也只不過是為了抗拒留下。

但此刻每一次的呼吸都充滿力量與對自己的認識,我不是那個某某身份所堆積出來的誰,也不是誰誰誰說的那個誰,我就是我。在沒有人認識我的城市裡,徹底消失了外在表象的形容,那樣誰也不是的自己卻更真實。

如果你離開父母的背景,離開教育的學歷,離開工作的履歷,離開星座、血型、別人口中的形容時,你知道你是誰嗎?

當拿走那一切時,我們會頓時變成nobody,那樣的自己你會害怕?還是感覺終於輕鬆了?或是忽然很想去找尋本質的『我』?

 CIMG5879.jpg

於是當一切世俗給予我們的價值消失,我們就會只剩下形容自己的字句。

於是問自己:

我善良嗎?如實的做著自己嗎?熱愛生命嗎?擁有靈魂輕卻重的重量嗎?愛自己嗎?真實的愛與被愛嗎。

沒有了社會的累積,人給的歷史,當我們只剩下形容詞,也許正是最接近我們靈魂的時刻。

因為真實、善良、美好正是靈魂的品質。

而此刻在這裡的我,與小王子只是兩個相依又獨立的生命,非常安然。

CIMG5869.JPG  

我變的更熱愛工作、生活、好友、家人,因為我知道我誰也不是,所以人世裡我所擁有的都是多得的,於是一切成了美好的恩典。

在來東京前接下上海的工作,是為英國的達人秀在中國第一次舉辦做總評審。

有一個四歲半的孩子彈鋼琴,話說的都不太好,彈完鋼琴只是樂呵呵呵的笑。

我問他:小朋友,鋼琴是你的甚麼?

他沒有思考的回:鋼琴是我的玩具。

我們全場的大人都笑了。

因為是玩具,所以沒有負擔,再難也想克服,快樂時又是最好的伴侶。

而我們甚麼時候遺失了那一份熱愛與好奇,把一切我們認為會讓我們幸福的理由,都變成了讓我們無法邁步的重擔。

直到我這次來東京,我知道一切都已清理完畢,我的雙腳是真的站在土地上了。

聽著小王子描述對世界的感受,大喊:有船!鳥飛過去了!地好燙喔!真是美麗新世界,一切混沌未開,只能用手指去指出自己對造物者的讚嘆。

我沒有苦難和抱怨。

陽光很美、天空蔚藍、眼睛很澄澈。

讓我們都放下那個已經成人、破破爛爛的自己吧!擁抱那個一直渴望被擁抱的小小孩,讓他(她)們善良的、好奇的、飽滿的、自足的,與那個脫去了背包,回到甚麼也不是的自己共舞。

你內心小小孩的舞步,一定比你更美更喜悅,而你也才能踩著那美好而輕盈的舞步,繼續生命的旅程。

去到任何你想去的————心之所在。

CIMG5910.JPG  

遠行前的祝福

本週末簽書會行程:
 
7/17(六)「2010台中書展」
14:00伊能靜《靈魂的自由》新書見面會
地點:台中世貿二館,主舞台區。台中市407西屯區天保街60號二館。
 
7/18(日)宜蘭新月廣場
14:00伊能靜《靈魂的自由》新書見面會
地點:宜蘭新月廣場一樓,「綠野仙鐘區」。宜蘭市民權路二段38巷6號。
 

這兩天的演講結束,我就可以放暑假了。

 

感覺已經聽見海浪的聲音,腳底已經被沙灘貼燙,藍色天仰頭都無法開眼,海風吹過編織的草帽,沒有聲音卻充滿幸福的笑。

 

如果你在,請你來看看我。在假期前給我一點祝福,我會帶著你們的祝福去旅行。

 

並且分享每一個路途。

CIMG1005.JPG 

更對的選擇

CIMG0082.JPG

二月在紐約,剛開始被好友安排住在曼哈頓的市中心,每天都是下午茶、美術館、歌劇、百老匯、晚餐。

終於到了第七天,受不了繁忙的旅程,決定搬去蘇活區,安靜的住下來。 拒絕了好朋友,多少有點無情吧,但是,我是那麼需要和自己相處。真的很謝謝鄧哥還有好多好多朋友的熱情陪伴。

 住在蘇活區,早晨醒來總是發呆,然後黑麵包配起士加麥芽牛奶,再吃滿滿一小缽新鮮藍梅。

下午看著窗外,讀書、寫字,完成《靈魂的自由》的每一篇文字。 天黑的總是很晚,有時大晴天,有時飄雪,蘇活的小街上總有人牽著狗漫步,拿著一杯冒煙的米褐色拿鐵,低聲的說話微笑。

 傍晚穿上球鞋走路,拿著最笨最苯的傻瓜相機,拍天色、拍人、拍食物、拍一杯香氣滿溢的愛爾蘭奶茶,帶著酒的奶茶喝下胃裏,就醉的微笑了。

 每天都在思考,我的人生,只能這樣了嗎? 當一輩子的演員?唱一輩子的歌?寫很容易被媒體拆解的書?還是可以轉個彎,依然做喜歡的事,卻不再把它當作重擔,而是一種生命的價值與熱愛。

 每天都在思考,看著雲飄動時思考,看著雪落下時思考,望著冒煙的咖啡杯思考,凝視著異國的人們思考。 他們呢?那個穿著金色背心、穿了舌環、身上有刺青的龐克女孩,那個在路邊讀著小書,狗一直亢奮的想東跑西跑卻絲毫不影響他的主人閱讀的男孩,還有那個拿著超重的相機、攝影機、明明很冷卻穿著短袖一看就知道是從西岸來的青年,他們都是怎麼思考他們的人生?

就這樣,歸期接近。

書寫完了,泡澡粉沒了,早餐的麵包也開始膩而想念豆漿稀飯。

 才發現,想逃開自己成長的城市,最後還是會感覺那裏最有安全感。 陌生的城市,雖然開闊自由,卻少了歸屬感。而當心靜下來,誰也不認識你的時候,你才會最看見自己。因為你再也不用向誰交代,所以你必須乖乖的面對自己。

於是知道,出走很容易,整理好行李隨時都可以離開,但卻更願意選擇回去,因為再好再壞,再不自由再被曲解,那都是我的地方,有我愛的人,有我讀習慣的字體,有總是熱騰騰的食物。

知道自己有選擇權,生命隨時可以換跑道,如果要不演不唱不寫,就去旅行就去流浪就去晃蕩,也不害怕,於是就有了繼續的勇氣。

每一天你都可以選擇,逃開,過更容易的生活。沒有人認識你所以也不會被誤解,沒有社會關係所以很簡單。

但是;你也可以,選擇難一點,但是能一點點累積,屬於自己生命的群體,在被評價好壞的語言下堅持信念,還能去愛那個給你壓力、磨難的地方。 每一天我們都有選擇權。 而我選擇回家,把書的文字交出來。

當然那時不知道會這麼磨難,尤其台灣是我成長的地方,卻給我的文字最大的攻擊。

但是;我已經知道,我是有選擇權的,我可以走,但我選擇留下,等待我愛的這個城市愛我。 那已經與好壞無關,那是我們對生命的勇敢。

紐約、北京、上海、杭州、法國、東京、北海道、臺北。 無論在哪里,我都知道我的生命由我選擇,我踏踏實實的與自己在一起。

 所以再苦也可以微笑,再難也想要留下。

 未來,你們走過歲月荒荒、人生茫茫,你們終會明白,選擇不是做最好的,而是最對的。即使對的並不簡單,但因為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們不害怕不後悔。

我們都有選擇權,做自己的主人,你會發現,自由的快樂需要更大的承擔而不是躲避不面對。

那一張回程的登機證,我還留著,未來有一天我會告訴自己,我曾經誠實的面對自己,沒有辜負。

CIMG0236.JPG

 

給自己愛

CIMG7051.JPG   

 

在一次讀者聚會上認識你後,常常看到你的留言,你在留言裡說:你無法原諒對方,你還是很恨他。有時工作太晚,在公車上你都會突然哭泣。

我問你多久了,你說兩年了。

我問你這兩年有試過泡泡澡或去SPA嗎?

你對我的問題很不以為然,在回信上打了很多問號,但你還是回我:沒有,一靜下來就會憤怒,根本沒有心情。

我只是想說,兩年的時間,對方已經消失,你卻還活在有他的世界裡。

而你給了自己兩年去恨一個再也不會回來的人,卻吝嗇的連兩小時的假期都不給自己。

你知不知道這兩年你的身體替你承擔了多少心理傷痛的毒素?卻依然非常忠心且默默的等待你善待它?

一個要傷害自己的人,是必定得不到愛的。

                                                        ———————————靈魂的自由(序文)

我告訴你,在你沒學會自己去好好照顧自己兩小時(僅僅兩小時)前,我不回信了。而如果你開始捨得善待自己,並為自己做了甚麼好事後,你告訴我,我們再繼續。

你要愛自己,你懂嗎?

加油。

CIMG4777.JPG

不可否定的過去

讓你們擔心傷心了,真的很抱歉。

一直不想多做解釋,但是;實在也沒有辦法不去面對真實。

先轉達各媒體,如果再以斷章取義的方式,會用被指為等等我個人沒有說的話來解讀,我將採取法律途徑,現在也已經委請律師。我不希望愛我的你們失望,以為我真的說過那些話。

也終於明白當你希望對媒體以誠實的方式對待,原來只是更多的傷害與切割,未來;將不再主動接受任何訪問。

我終於失望了,原來有些人有些對象是真的感動不了誠實亦無用的。

曾經選擇沉默一年多,其實沉默對我來說,才是最自由的。

我從來沒有對過往後悔,甚至一直感謝那些歲月裡的每一個回憶都如斯真實。而在年老能讓我依然微笑的,也只有回憶。

我希望你們可以聽一聽二日中 廣范可欽 先生的電台訪問,那是沒有切割的語言,也希望你們能參加三日、四日的簽書會,我會先演講二十分鐘,然後讓大家發問,請你們聽我親口說出的話,你們會知道,我有多麼感謝生命的安排。

而短時間內,演講與簽書會都不再開放媒體採訪。

對於小王子,我只想說,他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是愛。當我孕育他時,看到第一張他的超音波照片,那小小的一米粒在我身體裡成長,我的感動與愛,時如何膨脹與飽滿。我也不會忘記,他第一次翻轉身體時,我掉下的眼淚。

還有一個人到美國待產,夜晚住在兩層樓房,聽著風吹著樹,害怕時撫摸著肚子和他說我們都不怕時的自己。

我始終不懂媒體不停的製造兩個不願惡言的父母對立的語言,為的是甚麼?

網友的惡言,我不會憤怒,因為如果是我頻頻接收到這樣的訊息,我也會憤怒。

曾經選擇離開台灣,沉默了一年多,媒體難道真的希望趕盡殺絕?還是大打出手?挑撥一對不願傷害彼此的人,很快樂嗎?自己的人生很有價值嗎?扭曲了別人很有成就感嗎?拿著媒介就有生殺大權很有快感嗎?

我不算笨,應該知道甚麼會引來誤解。如果還原那天的語言,我想還少了兩句,那是如果知道現實的問題很難解決,應該面對,而不是奮不顧身的想要擁有,不去看待現實。我也勸每個女孩子多談戀愛,然後知道背景、生活、兩個人對未來的規劃都一致,再去確認對方。這是對感情更應有的責任。

所以;當記者問我如果再選一次呢?我說:如果夠聰明,我會多想想,然後和對方更多溝通。把彼此可能有的問題先提出來,看清楚現實的困難,也許一切都會更順利。

事實上現在再讓我選擇,我依然不會選擇物質,我從小自己養家,現在也是我在照顧家人,我從沒靠著自己努力以外的方式去獲得任何利益,戀愛時我從沒有花費過男朋友的錢,甚至對方若要放棄自己天分,我會告訴他他如果不去發揮,而是當一個商人,我就離開。

我是一個非常獨立的人,我疼愛自己身邊的人,父親車禍過世以後,常常男友說要接送我,我都會說少開車比較好,我自己去機場。我也告訴記者,太獨立的女孩子會被以為不需要照顧,所以有時示弱也是好的,對方才會知道你的需要。

蘋果的內容並沒有問題,記者也沒有寫錯甚麼,但是;後來卻被轉為被指為甚麼甚麼,我真是不明白,為甚麼每一句話都會變成意有所指?難道轉述的人是我的心理醫生?還是他們有超能力。

任何人的生命裡一段感情二十多年,怎麼會是假?十八歲認識,三十歲才有婚姻,然後有了生命的延續,怎麼可以否定?怎麼會沒有付出感情。只是這樣漫長的青春一直被忽略,我已經沒有第二個二十年了。而我期望如平凡女子的看電影、吃爆米花、一起逛街的情感,整個過往也從不可得。但是;我沒有說過甚麼。愛情是我生命裡最期望的,我卻沒有正常的戀愛過,也不能談論,更不能因為自己在愛而顯露喜悅,感情的開始我還小很辛苦的在養家,卻因為情感而否定了我所有的其他努力,但整個二十多年,你們沒有聽過我的抱怨,我是甘心情願的認為很值得。

而你有幾個二十年?你給過二十年嗎?你的二十年有多少故事?

現在依然會堅定的告訴你們,我不會後悔,未來也不會為了物質去愛。

而每當我被質疑,我都會提醒自己,那所有一切的過往會發生的理由是愛,不要忘記那份愛的初衷,不要後悔也不要去抱怨。

愛我的你們,不要去頂撞那些憤怒的網友,因為他們是被引導的。當有一天他們也走到生命的某個時刻,他們便會知道人生並不是黑與白這麼簡單,也不是很多話能說的清楚,相反語言是溝通的橋樑,但也是誤解的開始。

是我的軟弱,在和出版社溝通時,希望能將書發行的訊息發出,但是當我們在選擇娛樂性的媒體時,我們不能避免被娛樂。

我應該要堅定,讓書被希望讀到的人讀到,而我只選擇演講,不讓任何媒體採訪,我該那樣堅定自己的作品只交給愛他的讀者。

我也該告訴我的出版社,你們要勇敢,相信真誠的文字會默默的被認可與存活。

我願負起現在混亂的輿論的責任,並且自己收尾。

謝謝你們依然在這裡,如果你懷疑,請你來聽我說話。你永遠有選擇權,隨時可以唾罵我。而如果你願意相信,我會活的很有勇氣,讓你們知道我真正的樣子,不辜負你們對我的信任與情感。

我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