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的粹取

 

 

叮鈴鈴如碎片般凝結的時間

輕微的發出響聲

細微的騷動正喚醒死去的湖水

醒來的卻是永恆的我

 

 

 

在最枯燥的境地裡做最美的夢

水聲忽然嘩嘩流動

 

活過來的死去的僅存的

殘餘的快樂的凝結的

一點一點拾起

拼湊出最童稚的我

 

那純真的粹取過程如此黑暗

我卻在瞬間將一切記憶起

而後瞬間

遺忘

 

都遺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