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天的雙眼

CIMG6037.jpg 

 休假的城市裏

醒來、睡前總是會靜靜的凝望天空

天空

幾乎已經成了我的相機鏡頭下

最珍愛的影像

CIMG5871.jpg

有人說

愛看天空的人內心渴望自由

前世也許是精靈或會飛的天使一族

所以靈魂投入這一世的肉身後

還會本能的仰望天空

莫名的記憶著曾經的居所

SA.jpg

但我看天空既不是為了前世

也不是因為自由

我只是常常覺得自己渺小

在天之下

努力信仰

我只是希望在抬頭望見天空變換時

知道人世無常變化滄桑

所以

更希望自己單純純粹

用最低的渴求存活

 無愛、無族人、無家屬、無我、無物

H.jpg 

也許

當我記下天空的每一筆魔幻時刻

天空

也正俯瞰人間

忙忙碌碌、千瘡百孔、前路漫漫

此生無論擁有幸與不幸終於還是要一人上路

而祂必定不解

為何人還要執著那帶不走的一切

 CIMG6089.jpg

但那難道不是存在的理由

擁有、失去、失去、擁有、擁有、失去、失去、擁有

然後終於懂得

即使甚麽也留不住

但卻依然努力要追求幸福的癡憨與勇敢

CIMG6274.jpg 

每一天 我看天 每一天 天看我

我們都在記憶

當有一天這世界只剩下我們自己時

至少閉上眼

我會記得曾經刻印在自己心裏

 那變化莫測的天空與曾經愛與被愛的臉

CIMG5987.jpg 

與內心的孩子共舞

CIMG5875.jpg 

京的天好藍,牽著小王子的手,兩個人曬著太陽慢慢走,感覺他又長大了。

開始會談對人的感受,開始分辨人的善惡對錯,開始渴望真理。

看著他的生命在往上拔,比我們更澄澈更自由更有強度,我知道下一個時代的孩子們都會更強大。

那天我在北京工作,疼愛他的Anita和欣頻在西藏,常帶他的女友在台北,每個人都說好想他。我在電話裡要他留句話給大家,他說:

你的心是無所不在的,所以你能到任何地方。

現在在東京這麼安靜的夜晚,我反覆想著這句美好的話語。

如果你們一直在持續看我寫字,也許你們依稀會記得,前幾次來東京,我還依然在流淚。

但是;這一次來,心裡清楚的察覺那一份安靜是帶著微笑的。

我知道我又跨進了一步。不再被外在困擾,我和自己在一起。

只要感覺自己的心在,那一份力量便可以無所不在。於是我們能帶著自己去任何地方,不再是走到哪裡都被傷痛的回憶、不可期的未來、和曲解綑綁。

當心不自由時,離開也只不過是為了抗拒留下。

但此刻每一次的呼吸都充滿力量與對自己的認識,我不是那個某某身份所堆積出來的誰,也不是誰誰誰說的那個誰,我就是我。在沒有人認識我的城市裡,徹底消失了外在表象的形容,那樣誰也不是的自己卻更真實。

如果你離開父母的背景,離開教育的學歷,離開工作的履歷,離開星座、血型、別人口中的形容時,你知道你是誰嗎?

當拿走那一切時,我們會頓時變成nobody,那樣的自己你會害怕?還是感覺終於輕鬆了?或是忽然很想去找尋本質的『我』?

 CIMG5879.jpg

於是當一切世俗給予我們的價值消失,我們就會只剩下形容自己的字句。

於是問自己:

我善良嗎?如實的做著自己嗎?熱愛生命嗎?擁有靈魂輕卻重的重量嗎?愛自己嗎?真實的愛與被愛嗎。

沒有了社會的累積,人給的歷史,當我們只剩下形容詞,也許正是最接近我們靈魂的時刻。

因為真實、善良、美好正是靈魂的品質。

而此刻在這裡的我,與小王子只是兩個相依又獨立的生命,非常安然。

CIMG5869.JPG  

我變的更熱愛工作、生活、好友、家人,因為我知道我誰也不是,所以人世裡我所擁有的都是多得的,於是一切成了美好的恩典。

在來東京前接下上海的工作,是為英國的達人秀在中國第一次舉辦做總評審。

有一個四歲半的孩子彈鋼琴,話說的都不太好,彈完鋼琴只是樂呵呵呵的笑。

我問他:小朋友,鋼琴是你的甚麼?

他沒有思考的回:鋼琴是我的玩具。

我們全場的大人都笑了。

因為是玩具,所以沒有負擔,再難也想克服,快樂時又是最好的伴侶。

而我們甚麼時候遺失了那一份熱愛與好奇,把一切我們認為會讓我們幸福的理由,都變成了讓我們無法邁步的重擔。

直到我這次來東京,我知道一切都已清理完畢,我的雙腳是真的站在土地上了。

聽著小王子描述對世界的感受,大喊:有船!鳥飛過去了!地好燙喔!真是美麗新世界,一切混沌未開,只能用手指去指出自己對造物者的讚嘆。

我沒有苦難和抱怨。

陽光很美、天空蔚藍、眼睛很澄澈。

讓我們都放下那個已經成人、破破爛爛的自己吧!擁抱那個一直渴望被擁抱的小小孩,讓他(她)們善良的、好奇的、飽滿的、自足的,與那個脫去了背包,回到甚麼也不是的自己共舞。

你內心小小孩的舞步,一定比你更美更喜悅,而你也才能踩著那美好而輕盈的舞步,繼續生命的旅程。

去到任何你想去的————心之所在。

CIMG5910.JPG  

遠行前的祝福

本週末簽書會行程:
 
7/17(六)「2010台中書展」
14:00伊能靜《靈魂的自由》新書見面會
地點:台中世貿二館,主舞台區。台中市407西屯區天保街60號二館。
 
7/18(日)宜蘭新月廣場
14:00伊能靜《靈魂的自由》新書見面會
地點:宜蘭新月廣場一樓,「綠野仙鐘區」。宜蘭市民權路二段38巷6號。
 

這兩天的演講結束,我就可以放暑假了。

 

感覺已經聽見海浪的聲音,腳底已經被沙灘貼燙,藍色天仰頭都無法開眼,海風吹過編織的草帽,沒有聲音卻充滿幸福的笑。

 

如果你在,請你來看看我。在假期前給我一點祝福,我會帶著你們的祝福去旅行。

 

並且分享每一個路途。

CIMG1005.JPG 

更對的選擇

CIMG0082.JPG

二月在紐約,剛開始被好友安排住在曼哈頓的市中心,每天都是下午茶、美術館、歌劇、百老匯、晚餐。

終於到了第七天,受不了繁忙的旅程,決定搬去蘇活區,安靜的住下來。 拒絕了好朋友,多少有點無情吧,但是,我是那麼需要和自己相處。真的很謝謝鄧哥還有好多好多朋友的熱情陪伴。

 住在蘇活區,早晨醒來總是發呆,然後黑麵包配起士加麥芽牛奶,再吃滿滿一小缽新鮮藍梅。

下午看著窗外,讀書、寫字,完成《靈魂的自由》的每一篇文字。 天黑的總是很晚,有時大晴天,有時飄雪,蘇活的小街上總有人牽著狗漫步,拿著一杯冒煙的米褐色拿鐵,低聲的說話微笑。

 傍晚穿上球鞋走路,拿著最笨最苯的傻瓜相機,拍天色、拍人、拍食物、拍一杯香氣滿溢的愛爾蘭奶茶,帶著酒的奶茶喝下胃裏,就醉的微笑了。

 每天都在思考,我的人生,只能這樣了嗎? 當一輩子的演員?唱一輩子的歌?寫很容易被媒體拆解的書?還是可以轉個彎,依然做喜歡的事,卻不再把它當作重擔,而是一種生命的價值與熱愛。

 每天都在思考,看著雲飄動時思考,看著雪落下時思考,望著冒煙的咖啡杯思考,凝視著異國的人們思考。 他們呢?那個穿著金色背心、穿了舌環、身上有刺青的龐克女孩,那個在路邊讀著小書,狗一直亢奮的想東跑西跑卻絲毫不影響他的主人閱讀的男孩,還有那個拿著超重的相機、攝影機、明明很冷卻穿著短袖一看就知道是從西岸來的青年,他們都是怎麼思考他們的人生?

就這樣,歸期接近。

書寫完了,泡澡粉沒了,早餐的麵包也開始膩而想念豆漿稀飯。

 才發現,想逃開自己成長的城市,最後還是會感覺那裏最有安全感。 陌生的城市,雖然開闊自由,卻少了歸屬感。而當心靜下來,誰也不認識你的時候,你才會最看見自己。因為你再也不用向誰交代,所以你必須乖乖的面對自己。

於是知道,出走很容易,整理好行李隨時都可以離開,但卻更願意選擇回去,因為再好再壞,再不自由再被曲解,那都是我的地方,有我愛的人,有我讀習慣的字體,有總是熱騰騰的食物。

知道自己有選擇權,生命隨時可以換跑道,如果要不演不唱不寫,就去旅行就去流浪就去晃蕩,也不害怕,於是就有了繼續的勇氣。

每一天你都可以選擇,逃開,過更容易的生活。沒有人認識你所以也不會被誤解,沒有社會關係所以很簡單。

但是;你也可以,選擇難一點,但是能一點點累積,屬於自己生命的群體,在被評價好壞的語言下堅持信念,還能去愛那個給你壓力、磨難的地方。 每一天我們都有選擇權。 而我選擇回家,把書的文字交出來。

當然那時不知道會這麼磨難,尤其台灣是我成長的地方,卻給我的文字最大的攻擊。

但是;我已經知道,我是有選擇權的,我可以走,但我選擇留下,等待我愛的這個城市愛我。 那已經與好壞無關,那是我們對生命的勇敢。

紐約、北京、上海、杭州、法國、東京、北海道、臺北。 無論在哪里,我都知道我的生命由我選擇,我踏踏實實的與自己在一起。

 所以再苦也可以微笑,再難也想要留下。

 未來,你們走過歲月荒荒、人生茫茫,你們終會明白,選擇不是做最好的,而是最對的。即使對的並不簡單,但因為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們不害怕不後悔。

我們都有選擇權,做自己的主人,你會發現,自由的快樂需要更大的承擔而不是躲避不面對。

那一張回程的登機證,我還留著,未來有一天我會告訴自己,我曾經誠實的面對自己,沒有辜負。

CIMG0236.JPG

 

[公告]「從Yahoo!通訊錄中選取電子信箱」功能下架通知

各位親愛的網友們大家好

原「邀請朋友」功能中的「從Yahoo!通訊錄中選取電子信箱」功能,由於系統功能調整之故不再提供,將於2010年7月27日起停止提供服務,屆時,您仍可以透過鍵入好友電子信箱的方式進行邀請,謝謝大家對此功能的愛用。

造成您的不便與困擾,敬請見諒!

部落格小子 敬上

給自己愛

CIMG7051.JPG   

 

在一次讀者聚會上認識你後,常常看到你的留言,你在留言裡說:你無法原諒對方,你還是很恨他。有時工作太晚,在公車上你都會突然哭泣。

我問你多久了,你說兩年了。

我問你這兩年有試過泡泡澡或去SPA嗎?

你對我的問題很不以為然,在回信上打了很多問號,但你還是回我:沒有,一靜下來就會憤怒,根本沒有心情。

我只是想說,兩年的時間,對方已經消失,你卻還活在有他的世界裡。

而你給了自己兩年去恨一個再也不會回來的人,卻吝嗇的連兩小時的假期都不給自己。

你知不知道這兩年你的身體替你承擔了多少心理傷痛的毒素?卻依然非常忠心且默默的等待你善待它?

一個要傷害自己的人,是必定得不到愛的。

                                                        ———————————靈魂的自由(序文)

我告訴你,在你沒學會自己去好好照顧自己兩小時(僅僅兩小時)前,我不回信了。而如果你開始捨得善待自己,並為自己做了甚麼好事後,你告訴我,我們再繼續。

你要愛自己,你懂嗎?

加油。

CIMG4777.JPG

斗數之兄弟宮★七殺星★

七殺星屬火又屬金,主肅殺、衝勁、及孤剋等。七殺星為殺破狼之一,可知星宿本質變動性大,具領導及開創的能力,但因個性較孤僻,常常獨斷獨行,具叛逆因子,不容易與人親近,不宜進入六親宮,易造成彼此的疏離感,而有緣薄及孤剋的現象。喜與紫微星同宮,可化權降福,也喜與祿存星同宮,可減緩急躁易怒的個性。

 

七殺星在兄弟宮的人,因主孤剋,所以兄弟姐妹之間的緣份較薄弱,有疏離感,平常相聚的時刻較少。要注意因這樣的星宿較為主觀,因此在面對問題需相互討論給意見時,容易有意見分歧或是難以溝通的狀況,這點要特別留意及避免。

 


下期待續….斗數之兄弟宮★破軍星★

 

註︰紫微命理、仍需參考其三方四正、大小限、流年命盤、四化飛星等等…才能更準確的決定其對本命命理的影響。

算命JASS命理老師                 

不可否定的過去

讓你們擔心傷心了,真的很抱歉。

一直不想多做解釋,但是;實在也沒有辦法不去面對真實。

先轉達各媒體,如果再以斷章取義的方式,會用被指為等等我個人沒有說的話來解讀,我將採取法律途徑,現在也已經委請律師。我不希望愛我的你們失望,以為我真的說過那些話。

也終於明白當你希望對媒體以誠實的方式對待,原來只是更多的傷害與切割,未來;將不再主動接受任何訪問。

我終於失望了,原來有些人有些對象是真的感動不了誠實亦無用的。

曾經選擇沉默一年多,其實沉默對我來說,才是最自由的。

我從來沒有對過往後悔,甚至一直感謝那些歲月裡的每一個回憶都如斯真實。而在年老能讓我依然微笑的,也只有回憶。

我希望你們可以聽一聽二日中 廣范可欽 先生的電台訪問,那是沒有切割的語言,也希望你們能參加三日、四日的簽書會,我會先演講二十分鐘,然後讓大家發問,請你們聽我親口說出的話,你們會知道,我有多麼感謝生命的安排。

而短時間內,演講與簽書會都不再開放媒體採訪。

對於小王子,我只想說,他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是愛。當我孕育他時,看到第一張他的超音波照片,那小小的一米粒在我身體裡成長,我的感動與愛,時如何膨脹與飽滿。我也不會忘記,他第一次翻轉身體時,我掉下的眼淚。

還有一個人到美國待產,夜晚住在兩層樓房,聽著風吹著樹,害怕時撫摸著肚子和他說我們都不怕時的自己。

我始終不懂媒體不停的製造兩個不願惡言的父母對立的語言,為的是甚麼?

網友的惡言,我不會憤怒,因為如果是我頻頻接收到這樣的訊息,我也會憤怒。

曾經選擇離開台灣,沉默了一年多,媒體難道真的希望趕盡殺絕?還是大打出手?挑撥一對不願傷害彼此的人,很快樂嗎?自己的人生很有價值嗎?扭曲了別人很有成就感嗎?拿著媒介就有生殺大權很有快感嗎?

我不算笨,應該知道甚麼會引來誤解。如果還原那天的語言,我想還少了兩句,那是如果知道現實的問題很難解決,應該面對,而不是奮不顧身的想要擁有,不去看待現實。我也勸每個女孩子多談戀愛,然後知道背景、生活、兩個人對未來的規劃都一致,再去確認對方。這是對感情更應有的責任。

所以;當記者問我如果再選一次呢?我說:如果夠聰明,我會多想想,然後和對方更多溝通。把彼此可能有的問題先提出來,看清楚現實的困難,也許一切都會更順利。

事實上現在再讓我選擇,我依然不會選擇物質,我從小自己養家,現在也是我在照顧家人,我從沒靠著自己努力以外的方式去獲得任何利益,戀愛時我從沒有花費過男朋友的錢,甚至對方若要放棄自己天分,我會告訴他他如果不去發揮,而是當一個商人,我就離開。

我是一個非常獨立的人,我疼愛自己身邊的人,父親車禍過世以後,常常男友說要接送我,我都會說少開車比較好,我自己去機場。我也告訴記者,太獨立的女孩子會被以為不需要照顧,所以有時示弱也是好的,對方才會知道你的需要。

蘋果的內容並沒有問題,記者也沒有寫錯甚麼,但是;後來卻被轉為被指為甚麼甚麼,我真是不明白,為甚麼每一句話都會變成意有所指?難道轉述的人是我的心理醫生?還是他們有超能力。

任何人的生命裡一段感情二十多年,怎麼會是假?十八歲認識,三十歲才有婚姻,然後有了生命的延續,怎麼可以否定?怎麼會沒有付出感情。只是這樣漫長的青春一直被忽略,我已經沒有第二個二十年了。而我期望如平凡女子的看電影、吃爆米花、一起逛街的情感,整個過往也從不可得。但是;我沒有說過甚麼。愛情是我生命裡最期望的,我卻沒有正常的戀愛過,也不能談論,更不能因為自己在愛而顯露喜悅,感情的開始我還小很辛苦的在養家,卻因為情感而否定了我所有的其他努力,但整個二十多年,你們沒有聽過我的抱怨,我是甘心情願的認為很值得。

而你有幾個二十年?你給過二十年嗎?你的二十年有多少故事?

現在依然會堅定的告訴你們,我不會後悔,未來也不會為了物質去愛。

而每當我被質疑,我都會提醒自己,那所有一切的過往會發生的理由是愛,不要忘記那份愛的初衷,不要後悔也不要去抱怨。

愛我的你們,不要去頂撞那些憤怒的網友,因為他們是被引導的。當有一天他們也走到生命的某個時刻,他們便會知道人生並不是黑與白這麼簡單,也不是很多話能說的清楚,相反語言是溝通的橋樑,但也是誤解的開始。

是我的軟弱,在和出版社溝通時,希望能將書發行的訊息發出,但是當我們在選擇娛樂性的媒體時,我們不能避免被娛樂。

我應該要堅定,讓書被希望讀到的人讀到,而我只選擇演講,不讓任何媒體採訪,我該那樣堅定自己的作品只交給愛他的讀者。

我也該告訴我的出版社,你們要勇敢,相信真誠的文字會默默的被認可與存活。

我願負起現在混亂的輿論的責任,並且自己收尾。

謝謝你們依然在這裡,如果你懷疑,請你來聽我說話。你永遠有選擇權,隨時可以唾罵我。而如果你願意相信,我會活的很有勇氣,讓你們知道我真正的樣子,不辜負你們對我的信任與情感。

我會好好的。